( 圖/TVBS)
只是因為下課打籃球發生碰撞的同儕衝突,卻演變成家長帶律師到校訓話事件。
   
網友黃小樂在爆料公社發文『昨天看到媒體報導台中北區私立國小學生打籃球起衝突,醫師娘賴生母親偕律師到學校全叫來訓話的新聞。我是本次事件裡的梁生媽媽,我想補充我和孩子這整個事件的經過,五年級的孩子是如何被賴生母親偕律師到校出言威嚇,以及被賴母控告刑事傷害案!』
    
整件事情是發生在今年3月26日,台中市1所私立小學的2名五年級學生,在第二節下課時間打籃球衍生打架。其中一名賴姓學生原本在打籃球,後來另一名梁姓學生也來投籃,結果賴姓學生阻止梁姓學生在同個籃框玩球並出手打到梁姓學生的手臂,梁姓學生不甘被打就回打賴姓學生的後腦,造成腦震盪。賴姓學生回家後,出現頭昏現象,還在浴室內暈倒。賴姓學生的媽媽氣得前往學校興師問罪,校方安排4月1日召開協調會,找了梁姓學生和賴姓學生雙方家長,還有當時在場9名同學了解事情始末。該校學務主任也列席。根據當天校方的紀錄,賴姓學童的媽媽並沒有責怪梁姓學生的意思,也願意給梁同學一次機會,只要寫封道歉信,並保證不再犯,否則下次就要交給國家處理,賴姓學童的媽媽還說,發生事情應該用說的就好,不要利用暴力的肢體衝突解決。
      
但是梁姓學童的媽媽在見了媒體新聞報導後,決定將事情說明清楚:
其實在此事件之前,我的孩子和賴姓學童原本是好朋友,賴生也受邀到我家玩了約3.4次,每次玩都是一整個白天,我一直天真的以為我們和賴母家庭關係是蠻好的(如圖一),豈料事件會這樣發展?
   
     
在3/26第二節下課,因同學們一直以來打球的隊伍之間都有私下約定,先投籃投進者可以優先使用球場的遊戲規則(導師也都知道孩子們球場上的約定),且為避免糾紛,有達成互不搶球和阻擋投籃的共識。
       
我問我孩子事情經過,他說「賴生在之前就常對我說話不算話又騙我,他還常叫很多同學不要跟我玩,且佔球場的規則是誰先投進就是誰的球場,我那天下課特地跑很快去投球,想要去佔球場給我們隊的玩,但賴生卻先出手打我的手(我的孩子手部挫傷無法寫功課)又阻擋我投球,阻擋完還推我,又做表情挑釁我,一臉想要打架這樣,所以我最後就忍不住回手打了他的脖子,最後我們被很多同學各自拉開。」
      
事件發生後,我接到導師的電話說明,並當天晚上跟賴母通了電話以及訊息裡表達關心,賴母則回應沒關係,看以後怎麼協調讓孩子們不要再有衝突就好(如圖二)。
  
      
過了幾天接到學校通知,4/1賴母請學校招開協調會,學校通知參與人員是我和孩子,賴母和賴生四人開會,主要是想讓我的孩子在雙方家長面前向賴生道歉,並由校方導師及陸主任一同參與協調。我和孩子並約定好無論事情對錯,都要先表達自己的誠意跟對方道歉才有禮貌。當天我先到場(我看到走廊上我的孩子跟賴生是有說有笑一起到的),後續賴母則帶著一位律師舅舅(律師當天有給我名片以茲證明是執業律師,如圖三)到場!
   
      
會議開始不久,賴母即氣勢凌人地跟校方喝斥說:其他小朋友沒來怎麼開會?當時是學生上課時間上午11點多,後來陸主任隨即指示導師並帶12位同學到開會地點參與這次會議,同學到場後開始聽取賴母發表訓話,12位同學過程噤聲不發一語(如圖四)。
    
      
會議過程中賴母高分貝進行對我和孩子的批判,以及賴母的律師交叉詢問我和孩子,賴母則對著孩子說『我如果很生氣可以打妳的媽媽嗎?我可以!』當時因為賴媽的情緒有些激動,我心想我是來道歉的,所以不敢有任何的反應,現場的老師跟主任也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我兒子聽到後是非常害怕,他回家告訴我「那一刻起,他只希望媽媽可以趕快離開現場,不要因爲他的事被賴媽打了」!賴母並對著我和孩子說:『小孩未成年做錯事犯法,會先找你的監護人去關,等你18歲後再抓你去關』!此時我和孩子早已被嚇得全身發抖,只能互相抱著哭泣!當時我感到無限的無助,在這些過程當中,校方人員並無出聲做協調!
        
好不容易賴母訓話完讓其他無關的12位孩子們上樓了,賴母則開始陳述賴生有腦震蕩等症狀,因之前就有聽聞賴生父親是一所醫院復健科主任,賴母亦提出復健科所開出的疑似腦震盪醫生證明做為佐證,隨即我和孩子一起表達真誠道歉之意,並說明後續如何不可再起衝突等解決方法。快結束時賴母叫我和孩子當場再寫一份她想要的悔過書(孩子之前已寫過一份交給學校,學校交給賴母審視),說內容只要寫如何打賴生?後續如何改過?若再發生如何處理?前面賴生先動手的過程可以不用寫?!
      
回家後4/4放假完我的孩子也依賴母要求重寫了一份悔過書交給學校,但學校再次交給賴母審視後並指示我們需要修改之處!當天會議結束後孩子眼框泛著淚問我:媽媽妳和爸爸會被抓去關嗎?當媽的我聽了精神恍惚彷彿還被困在無法保護孩子的那場協調會上!
      
回家後至少三、四天,我們全家都過著睡不著吃不下的日子渡日!
後續學校的會議記錄裡記載著: 雙方協調達成共識,「出了這個門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如圖五)!但與TVBS新聞內校方受訪時所說,雙方家長已和好如初?其實並沒有!
   
    
4/1協調會當天,我有關心賴生在家時的身體情況。賴生親口告訴我他沒暈也沒吐,請假回來4/6上學時,已開始打籃球!
        
後續孩子回家告訴我,賴生請假回來當天一早見到我兒子時主動告知說:我以後沒辦法跟你一起玩了,因為我媽媽規定我下課不能跟你玩,但體育課我媽沒說不能,所以體育課我們一起玩。其實孩子們天真的早就合好了,但賴母確有此規定,我跟孩子說,我們要尊重賴媽的決定,不要讓賴生及賴母困擾!
     
協調會後4/22我們收到刑事傳票(如圖六),
      
      
賴母到北區育才派出所提告傷害案,傳票要傳我的孩子到警察局做筆錄,我是個大人當下收到警局的傳票雙手只能發抖雙腿發軟!要怎麼跟孩子說?我們跟孩子要如何面對這一切?後來6/8再收到台中地方法院調察通知傳票,孩子要到法院去接受調察官調察(如圖七)!
   
        
除了以上賴母的行徑之外,整個過程我感到校方不斷打壓刁難我們一般家庭,一切叫我們概括承受,對方要求什麼我們都要照做,事件發生後我的孩子由班導師處罰兩個星期不能打球,班導師說這就是這次事件的處罰,孩子也欣然接受,但處罰完後另一位老師開始叫他每節下課去跑操場,校方陸主任也要叫他每節下課去找她背詩,陸續不斷剝奪孩子下課休息時間,校方公告欄上只寫我的孩子動手打人違反校規,以上處罰完全沒有賴生!
         
事情一體兩面,沒有因何來果?我先生連開車到學校要接孩子放學也被校方驅趕,不驅趕別人只針對我先生(有影片記錄)!孩子在這次事件被處罰及常被校方的關注回家後常常天真地問我們,為什麼?為什麼賴同學先動手打我又騙我且不遵守遊戲規則,這些全部都不用被處罰?我覺得非常地不公平!
        
有人可以幫幫我,該如何面對這些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