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員 陳春天 於靈異公社發文,人往生後的第七天,究竟會不會回家?一個恐怖經歷讓他嚇到差點失了魂。
(圖片來源網路)
人往生後的第七天,究竟會不會回家?
我的答案非常肯定。
不相信頭七回魂說,就當靈異故事看看就好。
七、八歲時童黨阿勳的阿婆,衰老加上行動不便,因為各種衰竭而離開人世。
我和阿勳的住家只隔一條小巷,所以這一場生離死別,或多或少都會參與到的。
小時候,對於死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概念,直覺就是一場白色嘉年華。阿婆辦完白色嘉年華後,過了幾天,我也很快的忘記了,隔壁有人死亡這件事。
那天晚上,老爸老媽又不在家,又只剩下小孩看家……那時候的午夜12點還沒睡算是不正常人類了。
我趴著趕著明天學校要繳的作業,手寫的好酸,就跟我現在的嘴嘴一樣酸。
我頭上那盞小黃燈,不管時24H一定是開著的,據我的經驗,小黃燈只要是讓我注意到它的存在,等下一定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滿滿的經驗值)。
如果有在某社團看到前文的朋友,應該知道我的書桌窗戶,是正對著阿婆房間窗戶,但是這次跟窗戶沒什麼關係。
(圖片來源網路)
寫作業寫到手酸,很習慣會對著前方窗戶發呆……
我呆呆看著窗戶,前方不知道哪時侯突然站著一個好高大,穿著兩段式白色衣裙的人,祂至少是當時我身材三倍高,說真的祂是怎麼出現在我眼前的,到現在我仍然搞不清楚。
不要說我嚇習慣了,就只是嘴巴張開開,就把驚嚇交待過去了……我當然有從椅子上摔下來。
我跌坐在地上,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那個巨大飄浮白色衣裙人形。
那套暈開的白色衣裙,是有點樣式的,白衣領口中國結的扣子,是唯一我記得住的地方,我到現在仍然不會在身上掛有中國結配件,就是這個童年陰影。
你說!鬼的髮型是怎樣的?
我跟你講,鬼的髮型不是披頭散髮,是很烏黑,很直,就跟鋼絲一樣直,不會飄動,就是固定的一個形杵著。
我尿急了,我不能尿在褲子上,我要撐住……
於是,我用盡力氣開始往外跑……開了大門(鄉下的大門是用栓的那種,常常就是把門帶上沒有栓到天亮)。
呵呵,就跟每次一樣,老媽剛好回來,只是這次跟老媽撞個正著……
我跟老媽形容了我看到的人形及其衣著,,,難得這次老媽沒有打我,,,
老媽淡淡的說,今天阿勳他阿婆做七~
而我看到人形身上所穿的衣物特徵,就是阿婆當時入殮時的穿著。
(圖片來源網路)
只是當時的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阿婆都不去找阿勳,而一直要來找我?
其實我現在知道什麼原因了,如果硬要說這段因由,那就必須與傳說中的平行時空扯上關係。
(這點先保留,爭議太大)
那個初夏時節,總共讓我驚嚇了三次,這次算是第二次了。
【社員回文】
*平行時空的奧秘恐怕此生都無法參透呀!
*和我看到的一樣,會很高,一團模糊的黑。但是我覺得不是頭七才在,會有一魂一直在祂往生的地方。
*我覺得是個人累世修行有關,我也是有感覺的人,但看不到,看不到是好的自我安慰中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我們家的人都沒夢見我媽, 但神奇的是家裡的神桌隔了夜上面的灰塵都被擦乾淨了
*外婆過世,來夢裡穿新衣服告訴我,有收到給他的錢,暖暖的笑著看我
*想知道平行時空,我也很疑惑為什麼外婆往生後總是找我託夢~
*我相信,但我婆婆走的那天也有回來!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