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日子引起社會議論的「我的婆婆殺了我」事件,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
因婆婆的對待讓媳婦選擇結束生命,娘家人毫不知情看臉書動態才發現女兒已不在
輕生女子留下「婆婆殺了我」遺言離世引眾議,婆婆和老公出面回應「我們再說什麼也百口莫辯」
一篇被網路瘋狂轉傳七千多次的文章,文章在八月九日發表,主角是一位媽媽也是個媳婦,內容描述她受不了婆婆的對待又無力改變現實,所以選擇解脫。
最後留著「永遠不見,我解脫了!」
多讓人心痛的一個結局!是什麼讓她一步一步的邁向死亡....
張伊馨 於臉書發表最後一篇動態
我的婆婆殺了我嫁來的幾年,每天過的膽戰心驚,我還是太天真,以為自己能變正常...天天看人臉色活著真的很累,不是想死,是活不了了三不五時的言語霸凌說錯一次話,就無視你、恐嚇你。夠了
我連想正常點活著都不行
謝謝指教,我不在就好了
對不起,親愛的老公和兒子媽媽還是很愛你們,只是我已經沒力氣再走下去了不用原諒我,我只是個懦弱的人
偉大的婆婆,你的業造成這樣的結果
親愛的朋友,認識大家很好,讓我渡過一段正常的愉快時光讓我曾經有力氣逃離痛苦的地獄。
只是我自己又走進了新的地獄,然後無法再改變了
早安、午安、晚安永遠不見
我解脫了
拿到事件中的女主角手機搜尋內容,
看到這段心都碎了...《從一開始搜尋「婆婆發神經亂罵」他、「霸凌 法律」、「想自殺怎麼辦」到最後已經是放棄狀態的搜尋各種自殺方式,最後一天晚上則是已在搜尋繩結的綁法。》
女主角妹妹在臉書發表:
很遺憾也很傷心,我姊的臉書紀念帳戶被刪除了。
請問有沒有人認識在臉書工作的朋友,我想瞭解他們刪除帳號的相關規定。(請私我)(10/15更新:確認是已遭刪除,不是遭檢舉而下架)
裡面有許多大家跟我姊的回憶,還有姊朋友對她的紀念文章,我也寫了很多回憶紀念文章,我想念她時,也是上她的紀念版臉書看看文章、po一些跟她的回憶照片。早知道應該把姊所有朋友加一輪,把所有大家的紀念文都screen shot起來。
真的很傷心。
真心希望張尹馨帳號可以恢復。
歡迎我姊的臉書朋友加我好友
#張尹馨#張尹馨我不會忘記你#piowmiowishere
事件中女主角的表妹發文表示,表姐張伊馨帳號消失了,到底是怎麼消失的?當初又是怎麼的過程。
他們在現實中逼死了我表姊,又在網路抹殺了她的存在。
8月9日,星期天上午7點44分,正在睡夢中的我被手機來電吵醒,是大姊打來的。
「立宏,你有大舅的手機或表妹 張家馨 的電話嗎?」
大舅有兩個女兒,小女兒表妹剛好是我大學同校同系的學妹,以前只有在過年初二到外婆家時才會見到她們姊妹。小時候我比較閉俗,到外婆家的時候,我不太會應對長輩,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適當,就當個沒什麼話的小朋友在媽媽旁邊。但表姊妹他們相較就禮貌又大方許多。
剛升大二的時候,看到一位大一學妹覺得特別眼熟,我跟同學說了這件事,還被同學誤以為我是想找理由去搭訕,後來彼此都覺得對方眼熟,才想起來是初二才會見面的表妹。
『我應該有表妹的電話,怎麼了嗎?』我問。
大姊急的說:「你趕快看尹馨的臉書,她有不好的念頭,幫忙看看能不能連絡到她家人,請她們趕快關心她」
印象中表姊總是開朗樂觀,長得像陳喬恩,每年初二聚會才有機會見到面。大舅每次都會跟我炫耀表姊她有多厲害,「阮尹馨也會做網頁喔」、「阮尹馨得了XXX獎」、「阮尹馨幫我操作股票幾個月就賺了幾十萬」。
掛上電話,我找到表姊臉書,看到了那篇開頭「我的婆婆殺了我」的文章,確認了發文時間是凌晨3點47分,看完當下覺得非常不妙,但又看不到婆家那邊的留言,心想也許只是睡著了?
07:46打給了表妹但沒接,試著打給其他親戚。想到我媽其實有大舅的LINE
07:53打給媽媽請她用LINE聯繫大舅,告知這件事。
07:58媽媽回我電,說應該沒事,因為大舅表示「應該只是講氣話吧!昨天他們才剛一起過八八節耶」我跟我媽說,事情可能很糟,傳了臉書截圖請她馬上轉給大舅看,畢竟發文時間是凌晨03:47。
08:26小舅舅回電,我們討論了一下,決定先等待大舅的回覆,先不再打電話給他,怕干擾他處理。等待時,想說如果表姊真的怎麼了,那篇文章底下也她先生應該會留言說明情況,我原本還抱持一點點希望可能只是還在睡覺。
09:20我又打給我媽問她狀況,她說她馬上問看看。
09:26媽媽回電,一接起來是媽媽崩潰大哭的說「立宏啊…尹馨死啊啦…這個囡仔那A這憨啦…嗚嗚嗚(台語)」
後來中午時,已經在殯儀館的表妹傳訊息給我,知道了婆家是早上6點多發現上吊的表姊,大舅9點初才終於聯繫到親家,最後是打到家裡表姊的小叔接起來,才知道人已經送到殯儀館了。
告別式前這段期間,我們其實和表姊婆家發生很多次爭執。
就如表妹給表姊的追思文所說的,對方要求簽借據才願意將手機暫時交給大舅,出借三天就必須返還。
我們希望她婆婆能在告別式時向尹馨道歉,讓她能放下好好走。但被拒絕也因此有了爭執。
傳統禮俗頭七主祭者是兒子,但對方一開始拒絕讓她們金孫出席,理由是晚上9點太晚了對小孩發育不好,事後我們也從表姊手機得知,公婆對表姊育兒這塊也常有意見造成表姊壓力。
三七的時候,表姊夫質疑我表妹為何將尹馨臉書設為紀念帳號,害他們無法刪除那篇文章也無法刪除臉書帳號。
縱使我們研究了尹馨表姊的手機所有搜尋紀錄,從一開始搜尋「婆婆發神經亂罵」、「霸凌 法律」、「想自殺怎麼辦」到最後已經是放棄狀態的搜尋各種自殺方法,最後一天晚上則是已在搜尋繩結的綁法。
從其他親友與她生前的對話紀錄,我們了解了她生前所承受的壓力與痛苦,以及自殺前幾天她的心理變化。
但到目前為止,壓垮表姊的那最後一根稻草究竟是甚麼?整個過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都依然無法得知。
對方只留下一個律師事務所的市話號碼,要我大舅之後都找這位律師談,但實際上打去了律師也什麼都不肯說。
就在今天,最後就連我們僅存能緬懷表姊的地方—她臉書紀念帳號,也不留給我們!
搜尋臉書支援,得知必須是能證明為其親友的人,臉書才會受理刪除帳號。
那麼問題來了,表妹說不是她們這邊弄的,那麼是誰有動機刪除又能提出親友證明,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希望臉書公司能趕快把張尹馨表姊的臉書還給我們!並且公開是誰申請刪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