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教合作,是透過學校與僱主間之合作安排下,學生除了在學校學習專業課程,同時到相關行業接受職業訓練,以利在畢業之後即可就業的一種職業教育方案,參與建教合作的學生,則成為「建教生」,目前很多職業學校都有參與教育部的這項計畫。
       
但,卻有網友爆料,知名連鎖髮廊壓榨剝削建教生,還導致無法見父親最後一面,更嚴重到罹患中度憂鬱症!   
    
【爆料原文】
我叫小菁,家住屏東。
我目前就讀高雄市大寮區中X工商美容科三年2班 ,我就讀的是建教合作班,從一年級開始我就要離鄉背井,每三個月我就要到台北曼X髮廊社X店實習。好聽一點就是實習,講實在一點就是打工賺學費!再隔三個月就要回學校讀書,這就是我的高中生活日常。
              
我家的經濟情況沒有辦法讓我像一般學生一樣讀普通班級,在國二的時候.爸爸的身體健康也出了狀況,我因此開始半工半讀分擔家計,以此減輕家裡負擔!
      
但也因為從國中開始半工半讀,所以對於建教合作實習這一點,我也抱著提早踏入社會磨練的信念,想好好學習;卻沒想到學校和店家卻緊咬我們建教學生必須實習這一點,趁機壓榨、剝削我們!
        
從107年我讀中X工商開始,我所面對的就是種種不合理、不平等的待遇。在不想讓家人擔心煩惱的情況下,我只能不斷催眠自己不合理的要求只是社會的磨練。漸漸的我越來越排斥在台北實習......
       
首先我必須要聲明強調,我不是抗壓性不夠的小草莓!我只是沒有辦法接受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以及沒有人權的宿舍生活管理。十點上班,手機就必須交到櫃檯裡,到晚上九點才能取回。包括連用餐都有諸多的限制,只要是店長他不喜歡的店家,我們就不能買!
      
誇張的是,連我們放假時間吃麥當勞也會管也被禁吃!連放假都不能好好的放,放假當天早上還要幫忙開店整理,放假當天晚上八點之前還要回來打烊整潔,種種不平等之事情。
      
一直以來,我一直認為學校會保護我們這些建教生。但是我錯了!學校並沒有保護到我們,跟老師反應所有的事情,老師就會說『我們是領人家的薪水,所以我們要依照店家的規定走!』
          
                 
也剛好就在我高中時期,爸爸的病情惡化,變成肝癌。同時,爸爸也知道他可能時日不多,他要我答應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撐到高中畢業,我也一口答應他了!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那麼突然那麽的快!我爸在今年1/7,發出病危通知。也因為我當時在上班,手機又交出去了,我媽當時不知道怎麼找我,他沒店家電話,他只是位很單純在鄉下生活務農的媽媽,他也不知道用網路查店家電話。後來媽媽請老師跟店家轉達我爸病危消息,更扯的是,我不知道是怎麼傳達的,老師跟店家說,我爸要過生日,希望我趕快回去,就這樣陰錯陽差,我沒看到我爸最後一眼....(有截圖(line)對話內容的)
         
        
我爸養了我16年,我卻連最後一眼都沒看到,我真的好氣好恨,我慢慢討厭這一切了!
      
我好想放棄,我根本沒心思讀書了。在看著爸爸照片的同時,也不知哭了多少回,卻想到曾經答應他【要努力把高中讀完】!
      
就這樣,我爸在1/8去世了。
這段時間,我跟行屍走肉一樣,硬撐到2月底實習結束後,回學校再讀三個月的書。這些日子來,我一直調適再調適自己的心情,但不知為何就是很空虛,後來又到了六月要北上實習了,又準備要被剝奪三個月,感覺要去當兵或坐牢的生活了……
         
說實在話!從爸爸去世開始,我就已經對學校跟實習單位很倦怠及心死了。但為了打工繳學費,我還是要撐著,但是我感覺我的心智情緒快到臨界點了!
     
就在八月中旬,我的情緒爆發了!
      
當時客人很多,我們又沒有固定的用餐時間,我在晚上七點拿我的手機訂外送,被設計師罵說『你會不會太誇張了?我當助理時也不能用手機的!』我真的崩潰了!我忍不住了,我到底來台北是為了什麼?我真的受夠這一切了!
        
我來實習是為了答應爸爸讀完高中、為了學美髮一技之長!我當時覺得,如果手機有在身上,我是不是就可以看到我爸的最後一眼?
          
放假當天早上又要開店整理,我忍!放假晚上打烊整理,我忍!
種種不合理,我都忍!
但,從現在開始收手機,我忍不住了!
        
我問店長,我高三了,我是高中生,我懂自制,我都知道上課不能用手機下課才能用,同樣的我也知道上班時間不能使用手機,但吃飯休息時間,我不能收line訊息用手機嗎?店長只冷冷回我說:「你手機如果不交到櫃檯,你的實習分數會被我打的很慘!」
    
我馬上跟店長反應勞基法的權益,他們說我是學生,不是勞工,有問題找學校。我跟學校反應,老師說我要遵照店家規訂走。
    
我們建教生就像是皮球被踢來踢去的!
       
我感覺我真的瘋了!我打電話跟我媽說我真的想了斷這一切,我真的想去找爸爸了!
      
我媽當時很擔心,還找了北部的親戚帶我去看醫生,後來在台北士林的新光醫院精神科被診斷出【中度憂鬱症 】,可能覺得事態嚴重了,也不再跟我說一些要我撐住的幹話了!
     
             
我在八月底實習還剩一星期結束時,就先回屏東了。老師也依照一定的Sop流程來家裡做家訪,因為我們家是典型的南部家庭,我們什麼都不爭,也不追究說為什麼好好的一個未滿18歲的女生,在台北究竟是抗壓性不足?還是有不平等對待?而得到中度憂鬱症!阿嬤也說我有平安回來就好了。
        
當時媽媽跟表姐也跟老師強調,我們不爭不亂不追究,我們只希望可以幫我們換一個【遵照勞基法走及合理的店家】就好了!當時老師也答應了。
        
那時舅舅因爲在外地工作無法回來跟老師談,而透過電話跟老師再三確認,也因為之前爸爸去世的經驗,家裡早跟學校及實習單位沒有了互信,所以舅舅跟老師在電話裡的內容都有錄音。老師也承諾我『只要再12月以前病情養好,就會幫我找新的實習單位』!
       
就這樣我們全家很天真的相信這承諾了!也都沒有追究這事了。
        
在10月中的時候,我也交給老師一張 證明我只要在合理的職場環境及生活環境裡,中度憂鬱就能完全康復的診斷證明書!但老師說法開始變了,她說她不能保證我有新的實習店家:因為就算沒在曼X體系,要到別的髮廊體系,都要再重新面試,這是一定的流程!
        
當時我舅舅聽到老師的說法後,他覺得這是學校的疏失,學校沒應盡到照顧學生的義務,及監督實習店家的責任,再加上學校沒依照當初我們所簽訂建教生合約的其中一條【學校應該在每兩星期無預警、不需要通知店家的情況裡來實習單位看看學生】,但學校只回『因爲疫情關係』,所以目前沒有兩星期上來一次。但據我知道,就算沒疫情,學校也沒有照合約來過啊!
       
後來舅舅也再打去學校實習處反應說,我們有付學費,我們應該要有平等的受教權。學校既然因爲行政疏失給了我們一間沒依照勞基法走的店家,導致行政上有瑕疵,理應學校要再補我們一間有依照勞基法走的實習單位。但實習處卻在11月初,也是事情發生快三個月的時候,問我舅舅【原實習單位是怎樣沒依照勞基法在走啊】?完全不清楚我就是因爲店家種種不合理對待,而導致中度憂鬱症!
     
        
當時我舅舅氣到請教育部國教署官員出面協調。校方可能覺得有上級單位出面協調了,所以也就表面形式上安排了兩家實習機構面試。
      
但在面試同時,都告知他們『我曾經有中度憂鬱』,卻沒跟對方說我病情已好了!也沒說我是因爲『前店家的不合理而犯中度憂鬱』!
          
實習處跟老師的說法是:他們要誠實告知店家我的狀況!但是在我的想法與立場是【我總有個資法以及我未滿18歲,我有兒少法保護】!更何況我病都好了,為什麼要這樣整我?
         
老師後來私下找我談,還告知我說我媽找親戚帶我去開了中度憂鬱是害了我,幫我開中度憂鬱的醫生也會有罪……
        
我只是要個合理合勞基法的實習單位,有那麼難嗎?
     
              
後來國教署官員也有告知我,學校方面會保證我畢業.....,但我的訴求是要一個合理的實習店家,有錯嗎?我沒實習就沒錢繳學費了⋯⋯這社會的公平正義在哪裏?表姐擔心我這一爆料,如果提不出證據,會被店家學校告毀謗。為什麼呢?因為店家可以趁我不在時,直接要我另一位還再實習的同學作證,說有逼我們交手機嗎?還有放假時早上開店,及下班打烊,都是我們自願的行為。我同學當時在台北,他敢在店家面前說是店家逼的,是店家的錯嗎? 
       
校方敢直接等我同學回學校後跟她說『你老實說如果店家有違反勞基法,你別怕,我們校方會保護你,再幫你找別的店家』嗎?校方根本做不到啊!
    
                
我的希望就很簡單!
就是能上去實習,希望能給我一個符合勞基法的店家,我不上去我真的會沒錢繳學費……
      
我真的過的好累喔!好多的不公不義 !
   
       
   
   
     
【爆料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