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rina Liu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我是一個媽媽,只是想要訴說最近遇到的一件覺得很無奈的事情。
我的小兒子監護人是爸爸,我跟他沒有結婚,所以當初為了愛,讓他認養了小孩,從此惡夢開始。
     
只要我想要跟他分開,他都用小孩監護權來威脅我。
我為了不要跟小孩子分開,所以一直忍了八年,但是到最後我還是離開他,原本小孩子跟我一起同住,因為我離開他,他就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去學校把小孩帶走,從此我們就開打監護權改定官司。打了很多年,期間小孩子也一直被他的父親跟繼母大大小小的家暴過,也通報過,但是社會局還是很消極的處理,都說小孩子沒有被打得很嚴重,法官也覺得打得不夠重只是管教。
         
但是這一次小孩被爸爸跟繼母聯手打到腦震盪,而且還用拳頭打肚子,已經是毆打丶虐兒,不是教養了!
   
        
重點其實小孩不是皮小孩,所以就讓小孩子告父親跟継母傷害!
因為不管怎麼通報社會局家暴專線,都沒有人重視小孩的心靈創傷和皮肉傷。重點通報之後,整個高雄找不到半個社工願意出來接案!就是因為打得不夠傷,還有寒流不想出門,只有回說『社會局沒有規定家暴,社工一定要到派出所處理』,所以我們只好自己帶著小孩去地檢署按鈴控告。
          
只想在這邊請問這一些官員,到底,到底要什麼受傷資格才能用社會局和家暴專線的資源系統?
        
我兒子已經被打到有自殘事實了,還不嚴重嗎?我要怎樣保護小孩?他常常被罰寫千字文,這樣不算冷暴力嗎?
   
寒流就這樣子讓小孩穿一件薄外套讓他上學,這樣有盡照顧義務嗎?
  
      
被打到腦震盪還有用拳頭揍肚子甩他幾個巴掌,社工大人們還覺得不夠嚴重嗎?請問各位朋友爬文之後你們自己會這樣打小孩嗎?一個每天酗酒的父親,情緒管控有問題,只為了看不順眼你兒子,用很多莫須有的名義來懲罰他、跟你老婆一起打他,請問你真的有在愛你兒子嗎?這些都是給法官參考的佐證,但是沒有用!法官覺得喝酒跟虐打小孩沒有連帶關係,我的心比寒流結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