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師最傷悲的感言,代理老師如此不受尊重!!!
教師 Elma yu 發文:
今天是教學生涯中最悲傷的一次開學,也是再一次深沉體會代理老師難以在教育體制被尊重。
.
開學當日九點多,接到來自出納組的電話:「○老師,請您將7533元的薪資繳回出納組。」
我滿頭問號:「不好意思,請問您說什麼?什麼意思?」
出納:「請您將7533元的薪資繳回出納組。因為延後開學,您的聘期起訖日自原本2月17日改為今日開始,所以需要請您繳回上週的薪資。」
我當下傻眼地說:「可是我都沒有收到人事的任何通知……」
出納:「這樣啊,那我再跟人事說。」
註:我的職缺是育嬰留停的缺,該位請假老師請育嬰假只請學期間,寒暑假都復職回來領薪水(寒暑假期間該位老師應該不會備課,也不太可能進學校。)
該位老師在得知開學延後之後,就馬上來學校辦理寒假復職期間延期(再多領5天不用工作的薪資)。
今日非常生氣又悲傷的是:
1.政府的制度給與正式老師極佳的福利待遇,正式老師可以只請學期間,寒暑假回來復職領薪水(但不用做事、不用備課,也不用進學校),開學當日再繼續請假,然後請到結業式當天就好,放假第一天繼續回來領薪水。相對的代理老師我寒暑假備課,但都沒有薪水,整年少了3個月的薪水……
.
2.學校人事在聘期更改當下(過年前)沒有告知我(代理老師),開學當日也沒有告知,而是總務的出納告知我的。這件事讓我深深覺得代理老師是不被學校尊重的。
.
3.自寒假第一天開始到昨天最後一天,我時常到咖啡店一整天備課、做講義、準備學生的用具,也到校開會、參加校外的共備等等的,這一切都無給薪,這麼做只是我很認真看待我的工作,為教學的工作努力。但在開學這一天這些努力的心情被潑了一大桶冷水……即使再怎麼努力,這個制度不會好好待你,學校也不會尊重你……因為你只是個代理老師而已。
.
說完電話後,大哭了一場,第一次在學校忍不住情緒哭了出來……很悲傷地哭了一場……
.
希望正式老師們在請假時能有多一點體諒代理老師的生活貧困。希望立法委員、民意代表們可以多為代理、代課老師爭取權益。希望政府官員可以認真處理教師員額、代理制度等問題。
.
如果這些教育根本問題繼續不被認真看待、處理,這個國家會流失很多優秀的教育人才,進而影響未來新一代學子與未來人才,國家是不會好的。
最後,希望校方能給我一個尊重的回覆。
由於引起廣大迴響熱烈討論,此位教師再度發文:
關於前一篇發文的內容:
首先,很感謝來自各方的各位給予關心、安慰等等情緒上的支持,以及意見的提供。大家的熱烈響應是我所料未及,深深感謝。也先致歉目前無力回覆大家的回饋,不好意思!
.
關於前文的事件,蔽校已給予行政疏失上的誠意致歉(關於未盡告知之事宜)。關於,留停制度的問題,我想這不是校方的責任以及能處理的事情,這是上層制度上的問題。因此,我並無意要責怪校方(也希望大家不要攻擊校方)。
今日會發前篇文章,最希望的事情是:「代理教師的權益問題能被看見,政府願意修正或設立法規保障代理教師的權益!」
因為自己正在現場,看見或是遭遇了許許多多,每年都會有感到委屈、悲傷的事情,最令人覺得委屈的常常是自己在教學現場多麼的努力,常常也無法保護自己合乎常理的權益。
.
從片面上當然一句簡單的:「那就努力考上正式老師呀!」雖然沒錯。但我想如果是在現場的代理老師們,應該都能理解「考上正式老師」這件事不是單純只需努力而已,背後也有著重重的問題......這裡就不多贅述,只是希望隔著螢幕前的發言,能帶著更多的體諒與同理,讓每個在現場努力的老師們在含淚的日子裡能有點暖意。
.
回到主題「我想為代理教師的制度發聲」,因為深深痛過,而深深希望不要再有人因此受傷。我的出發點單純如此而已。因此在此請求各位能「溫和地討論,用彼此每個一點點的微小力量,試圖讓政府、民代看見,期盼有朝一日能改變現況。」
.
希望大家不要因為無意的發言,造成紛爭或是傷害。因為無論是從事各行各業,我想在現在的社會裡生活都很不容易,也都有各自的委屈與苦水,彼此都不願有更多的傷害......。
.
最後,我想說制度、權益這是行政層面以上的問題,我不會因此造成教學品質的降低。
.
今天中午穩定好情緒,雖然是有稍微免強自己擠出笑容(笑),走進教室的那一刻,我就是一位學生們心目中喜歡的地理老師(抱歉自己說),我仍然會盡責地扮演好一位稱得上地理女神的搞笑又不失知識性的好老師 ,哈哈!
原因很簡單:「孩子的學習就只有這麼一次,過了就無法再重來一次。」因此,我不會因此而愧對於我的愛徒們的 笑
每一年對我而言都是教學生涯的最後一年,我會盡我的微薄之力,為生活中以及學生們多帶點溫暖與歡樂!
人生很難,一起加油吧!
最後再次深深感謝大家的回饋!一起讓生活多一點溫暖和笑顏吧!
代理教師的地位往往如免洗筷一樣吃東西的時候很需要,吃完之後就隨手扔進垃圾桶。
不少人留言「趕快考上正式」好像考上之後,一切就沒事了?一切不平等對待就這樣煙消雲散不見了?不,它只是換個人去面對而已,制度所形成的問題依舊存在,根本沒有改變!
是否政府可以正視這個問題,讓教師都有其應有的正規制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