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匿名公社】
你好我的爸爸是保險業,最受同業尊敬的保險業員工。
爸爸是個保險員,一個永遠永遠都說不贏他的超強保險員,幹了二十幾年保險,永遠都是產險經理,跟他同時間的叔叔阿姨,或者他帶出來的後備,不是總監就是更高職位,只有爸爸他一直維持經理,在外人看來他就是沒作為,沒有更多的保單沒有業績,才維持在那裡,我也這樣認為,因為父親進醫院之前,還是繼續維持著上班,一直到爸爸出殯那天,電視上才看過的話公司集團董事長,親自來送爸爸走,我才知道爸爸的偉大。
爸爸是血癌人稱白血病,詳細我就不敘述了,在安寧病房的最後一天,家裡討論好希望父親能在最熟悉的地方走,所以把爸爸送回了家裡,之後到高雄接岳父母,妻子太太孩子回來看爸爸。
一開門看到爸爸,已經好好坐在那裡,臉上帶著笑容,迎接著岳父母跟他最愛的孫子到來,看着爸爸跟岳父母聊天,我不發一語的在隔壁,深怕一開口最後防線就崩塌下來。
聊了一個多小時,爸爸跟岳父母道別,說希望給他時間,讓他跟孫子玩一下,也許岳父懂意思,岳父離開房間前,轉頭跟爸爸說(親家要見面我也是第一個,很榮幸跟你當親家)那時候才六歲的兒子,可能不懂情況,一直跟阿公開心的玩著,我跟太太還有媽媽,默默在旁邊不打擾屬於爸爸的一刻,忽然爸爸考了兒子一個問題
(我有四個芭樂,你有五個蘋果,我們總共有幾個香蕉)當下看著兒子努力在算,大家笑成了一團,爸爸忽然握著我的手給我個擁抱,跟我說你小時候跟你兒子一樣,我準備回應我爸爸的時候,爸爸笑著離開了,當下我請老婆帶著孩子離開房間,我還記得我足足一個人哭了一個多小時。
爸爸出殯那天,看著里長跟親戚送來的花圈,無意間發現到爸爸公司送來的花圈,隔壁也有個董事長的花圈,一開始不以為意,認為爸爸就是個保險員,怎麼可能電視上的大老闆會送花圈來,隨著出殯要開始,來致意的除了親戚,跟選區的議員,爸爸所任職的保險公司的員工陸續抵達,其中一個爸爸同輩,那時候是分公司總監的叔叔,跟姑丈說了幾句話,姑丈就跟着他一起到門口接一個人
遠距離看不清楚,只看到有一堆像是保鏢的人,中間站著一對夫婦,姑丈帶著他們進來,進來之後才發現到是爸爸公司董事長,
在致詞時候,總經理說了一句
(我請永哥的太太允許我,讓永哥晉升為公司永遠的榮譽總監)
原本以為他只是來送個白包上香致詞一下,沒想到他竟然全程陪著爸爸離開,爸爸要離開了,董事長也因為習俗不能陪同,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追了上去,問了董事長一句話(董事長對不起想問你一個問題,爸爸是個好保險員嗎?)
董事長看著我說到(你爸爸是最龜毛的保險員,這麼多年來,公司要升遷他,他讓給別人,即使我親自出馬,他還是要讓別人升遷,我曾經問他為什麼,他跟我說升遷上去,就會更少時間陪孩子,你今天看到的所有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全部都是自願來的,因為他們全部都是受過你父親的恩惠,即使他們職位比你父親高,再做任何決定前,都會經過你父親同意,雖然你父親職位只是經理,但是實際上他已經是公司的精神指標)
隨後拿出一張信封給我說到(這是你父親的退休金,感謝永哥這快三十年的付出,我很榮幸人生中遇到永哥,他也教了我許多)送走了董事長看著這張支票,以及陸續離開的公司同事,爸爸下葬的那一刻,我對爸爸說(謝謝您我一輩子的驕傲,下輩子繼續做我爸爸吧!)
(圖片來源網路)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