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屋主跟媒體投訴說『油漆工狂請假3個月只弄4坪空間 拿4.7萬未完工就閃人』,新聞一出後引發很多網友指責油漆師傅。
  
媒體在報導中指出『高雄一名屋主,透天厝裝潢,找來油漆工要油漆,雙方說好一個月後完工,價格10萬元,但是經過了三個月,屋主不滿工程延宕,只做了其中一個房間,約4坪的空間,雙方鬧不愉快,找來警察,大吵後油漆工拿了4萬7離開,不再施工,屋主不滿花了錢白花外,還有被騙的感覺,提告背信和詐欺,我們詢問油漆工程行,電話始終都在通話中。』
   
但今天,該油漆行出面反駁,風向整個逆轉。 
   
黃小賢在爆料公社發文
針對影片,我看了感到非常的憤怒!
原因是如果大家都只看新聞報導的片面之詞來判定誰對誰錯,我覺得有失公義,於是我決定把所有事情真相說清楚講明白。
     
以下我本人黃建竣願對以下所說的話作法律責任,而且我們所說的話有對話紀錄及錄音檔跟證人可當佐證!只是在這個時間點還不方便公開給大家看,但如果屋主還要繼續鬧那我就全部公開。
    
屋主於7月1日傳一份某油漆工程的報價單及施工內容來詢問我,希望我們能夠用這份施工內容來幫屋主報價及施作,並且給屋主優惠!
   
於是7月7日我們跟屋主報價這些工法10萬元整,從一樓做到二樓半。後來達成協議,於是我們原先約定屋主7月11日要討論最後的相關事宜及簽訂合約,結果在7月11日早上,我們傳賴詢問業主幾點方便見面呢?屋主說因星期日,所以最後我們協定7月19日再討論跟送合約給屋主簽!
   
因在先前的討論過程中,也有詢問過屋主我們是否是最後一個工班?屋主在電話中也跟我們說「對!你們是最後一個工班!」結果7月19日到工作現場,我們都看傻了,裡面居然還有木工的工班在裡面施作,還有一些東西堆放在他7月18日就先跟我做的地方!
      
先把合約拿給屋主,屋主說他先拿上樓,晚點再簽合約書給我,後來我們只能先把他說的樓梯先上防水。
     
在上防水那段時間,我們必須一直不斷的被說「借過」,也必須一直擔心會不會擋到木工的空間。後來真的受不了,只好再跟屋主協調說目前空間不足難以施作,是否能等工班撤場再換我們進場施做?後來得到屋主的回應是「沒關係,你們慢慢做就好,不用趕!」
   
              
我們後來也聽屋主的話照做。重點是到五點我們要離開現場時,我們都沒收到訂金跟合約!我都一直安慰自己『沒關係,他可能太忙沒時間,明天應該就會給我合約書及訂金!』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我跟我老婆好像笨蛋。
     
後來7月20日,我們早上到現場繼續施作,想說等他下來後要詢問合約及訂金的相關問題。等到快中午,只好傳賴詢問屋主,後來屋主跟我說合約他希望能夠追加一些內容,我們也答應他。
      
施工的過程中一樣一直有工班喊借過,我們也必須一直說抱歉。
        
快離開現場時我們都會請業主下來,告知他我們今天施作的面積以及工法,當天還有告知他明天必須先給訂金,因為明天料要進現場,還有現場空間不足的問題。
      
7月21日,我們跟他收了2成的訂金2萬元先付料錢。
一樣施作、一樣批土、一樣一直被喊借過、一樣一直說抱歉!一樣到了快離開現場時都會請業主下來告知他我們今天施作的面積以及工法。
     
7月22日,我們將修改後的合約書拿給業主,請他簽約,後來他一樣說晚點拿給我們,就把合約收走(我們都一直秉持著相信的原則).......就沒有然後了!
     
在這段時間我們都有斷斷續續的進去做批土及防水的施工,也都會告知進度及施工過程,還會一直告訴屋主工作現場的空間不足。
     
直到8月4日,屋主跟我們說目前空間不足(他終於感覺到了),讓木工先做,等他們做好比較有空間你們再進場施作。後來又補了一句「廚房牆壁跟地板看有時間先過來處理,因為他要排廚具工班進來裝廚具!」真不知道屋主到底是經驗不足還是工序哪裡有問題,怎麼會這樣排工序呢?
  
     
於是我們還是得陸陸續續進場施作,但卻都只能找有空間的地方施作。因為業主一直說工序要細,在這段時間內屋主也有請我們幫忙他把隔壁鄰居的門框做修補,我們也想說沒關係就舉手之勞幫忙一下,也幫忙免費做修補(這應該是鋁門師傅應該要修補的工作吧!)
     
AB膠要批2道(重點是要一道批完等三天後再批第二道)、
磁磚牆面要先上防水上完,要等全乾再批黑白土,黑白土要等全乾後打磨再上白土,白土上完再打磨再上漆。
        
就這樣直到9月2日,屋主才告知我們木工已退場,而我們油漆部份也才正式入場正式施作。在這些之前我們已經有很多矽酸鈣板都已經上好AB膠,也有很多牆面都已上批土。
      
之後在9月5日跟屋主請了第二次款項2萬,這樣我們已請領4萬的款項。接下來於9月6日叫了漆料,因為我們擔心他看色卡顏色跟實體顏色會有差異,所以我們都先叫一桶,還先試色給他看,詢問他是否滿意。後來他問我們這些漆料的價格,我也坦白告知他一桶多少錢(漆料是用得利乳膠漆)。
      
後來因為漆料他說這樣太貴了,要幫我們省錢,所以換青葉乳膠漆。當時我們也一直跟他說沒關係,後來他堅持說要換,我們也答應了,也告知他要把得利的使用完畢。
        
後來沒想到業主選擇青葉漆料顏色卻跟得利的顏色整個天差地別!
       
後續在9月15日跟他討論說因為顏色不同,這樣這些得利的漆料要他自己吸收!(油漆總共1桶5加侖4桶3公升共7020元),9月11日有詢問屋主目前這樣施工什麼時候能再請第三次款項,屋主跟我說「3樓房間及1樓1間房間上漆完畢後,能再請第三次款項。」
      
於是在9月16日跟他拿了7020元整(油漆費用)。
     
在9月這段期間,只要有擋到我們施工的空間,他都要我們幫忙移開,就連沙子也要我們幫忙用。最扯的事情是有一面牆,下面只有粗胚,他原本也要我們幫他用,就連地板地磚有木材黏在上面,也希望我們能幫忙他打石掉;矽酸鈣板沒平也要我們幫他鎖平,真不知道原來最後一個工班油漆還要被當粗工、木工及打除工使用!
    
後來我跟他拒絕,屋主就不開心的說那他自己用(似乎幫忙也變成應該的了),也因此接下來一連串不開心的事情就開始發生了。
          
我們因為屋主說話常反反覆覆,所以我們再次詢問說第三次請款是何時?後來屋主卻又開始跳說「要請款要等我們二樓全室幫他批完才願意再給請款!」(怎麼跟幾天前的說的不一樣,請問各位工班大大如果換是您們是否不會質疑呢?)
      
後來9月21日,我們再度跟屋主協調,於是就搞的兩邊都不是很開心,但我們依舊秉持要完工的原則繼續做。
     
直到下午,屋主跟我們說「一樓廁所有人去裡面上廁所!」要我們去看,我們去看完後也跟屋主說那不是我們上的,因為先前屋主就有告知我們說只能上二樓的廁所,所以我們一樓廁所也都是放材料,結果他就跟我們說「這裡工班只有你們,真的不懂你們到底是不是人,怎麼會聽不懂人話呢?」
      
請問各位,你們如果聽到這句話難道的都不會生氣嗎?
於是我們回去詢問長輩,長輩告訴我們如果做的那麼辛苦那麼沒尊嚴就別做了!長輩還問我們是否有給人家多拿錢,我們也老實說如果按天去計算,用點工的方式計算前前後後包掛材料費,我們也已經花掉6萬多了,但實際上我們只收到四萬元整!但沒關係這樣就好了,隨然沒賺錢還賠了點錢,但至少學到了經驗,所以我們就決定退場了!
      
於是在9月22日早上,我們請同行長輩去幫忙跟屋主協調,沒想到屋主就請警察來,他還自己錄影,把以上大家看到的那個影片的內容寄到東森新聞來做為一篇單方面的新聞報導!
     
在這邊我們也非常歡迎如果有其他家想報導另外一面新聞的電視台,我都非常歡迎來採訪!這件事情如果屋主要繼續鬧大,沒關係,我們大家都法院見!
   
   
澄清影片下列幾點:
1.不是拿了錢就不做,而是你只給訂金,我們就進去做,只是工班互相影響怎麼做?9/2正式把場地給我們,9/18~9/21是中秋連假,我們也是進場施工,9月份下雨我們也都有進去,只有幾天雨下得太大我們沒有進場!
    
2.合約明明就是你不肯簽,什麼叫做有些部份沒有完成,所以還沒簽??完成了才簽合約嗎?這是什麼邏輯??
     
3.前後一到二樓半全室防水、批土、油漆總共10萬,我們完成7成~8成的批土,三樓的油漆,我們也只領了4萬,7020元是你換油漆吸收的部分,這也算工資?我們這樣叫做領錢不做事?
    
4.我們是承包,不是點工!對…我們有時候10點到,那你怎沒說我們做到幾點?我們下午5~6點要接小孩,有幾次還是接完小孩再趕回去做到11點,怎麼不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