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ine Lin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私中文化為台中市所盛行,我雖不那麼認同,但為了孩子前途不能賭,遂也不敢逆行。
       
108年我安排孩子就讀烏日知名私立中學時,孩子在校遭遇性騷擾,受害女生一共3人,導師知悉後,不通報,不處理,還要求3個女孩算了!
       
之後,我孩子再遭遇校園霸凌,同學一直偷丟他作業要害他0分,與此同時,關係霸凌、言語霸凌、肢體惡意碰撞霸凌、網路霸凌…各種針對接踵而來!我請求導師幫孩子紓困的處理辦法,遭導師拒不理應,同性平案不通報般,霸凌案老師也不通報!
       
導師的不作為讓孩子繼續受害更深,孩子自救透過填寫「教育部校園霸凌生活問卷」求援,怎料接手處理的學務處生輔組消極態度更冠於導師,生輔組跟孩子說:「這已經過了最佳處理時間!」「就放下吧!」「別心思太細膩成天幻想被害!」
      
生輔組長還跟到校關切的家長說『孩子週記被偷他已在查了』,實際上卻是根本沒查!更沒回覆家長結果!
           
家長於108/11/21第二次到校會談,生輔組長以鏗鏘有力理所當然貌說著:「不可能查的到啦!」(此會談有錄音記錄)
        
109/1/10班上Z姓氏男同學密告導師,我的孩子將受害細節寫成「霸凌冤情記錄」向國中部主任申冤,這讓原本就生氣我孩子如實填寫「教育部校園生活霸凌問卷」的導師更加生氣我孩子了。
   
       
109/1/13導師報復性栽贓我孩子在L姓氏女同學桌子刻不雅字,又誣陷我孩子教唆Z姓男同學欺負L姓女同學,當然,這是導師和Z&L同學套好的陷害戲碼,我的孩子因此遭校查辦,可憐一個柔弱的小國二,在隻身一人面對導師、國中部主任、生輔組、輔導室…眾師長權勢時,內心的無助與驚恐是何其大。
        
我孩子毫無自清辨白的機會,就在孩子堅持不肯含冤受辱認罪下,無比觸怒了學校一干師長。
      
導師曾疾言厲色罵我孩子「你轉學我沒差」!
學校則找碴,由校長下令禁足我孩子參加109/1/18露營。
        
在校長帶頭下,主任組長老師組成了一龐大共犯結構,開始了一聯串對我孩子及家長的迫害…先是一起違法剝奪我孩子童軍課受教權,再派學務主任、生輔組長進入只屬於老師與家長的班群內,引導其它家長對我不善,聯眾出征趕我退群,惡狠狠要給足我羞辱與教訓!
    
          
109/1/3,孩子曾帶著所寫的「霸凌冤情記錄」找國中部女主任申冤求援,沒想到主任劈頭就罵孩子:「一切都只是你心思細膩在幻想,根本沒人害你!」
    
同年,這女主任因和家長會副會長爆發婚外情關係,因而遭留職停薪,暫離崗位,恐難追訴她瀆職之過。
         
我孩子在學校學生fb社群遭匿名留言辱罵,明明是網路霸凌,還有截圖為證可追查出加害人。109/4月生輔組長蔡教官竟謊稱校方無從得知社群小編是誰,無法追查!不久後,學校學生社群某小編po文:「是組長叫我們宣傳的--教室內要戴好口罩!教官說…(梗圖)」(截圖附於下)小編這公開po文,打臉了組長蔡教官的謊!
   
           
無論是霸凌還是性平案件的處理,組長蔡教官都吃案不作為!孩子急著想要回清白,組長蔡教官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說謊偽造、模糊焦點、拖延不辦…長期下來,受害人身心已瀕臨崩潰!
    
起始於109年2月18日的教育局陳情案,至今110年11月25日仍懸而未結!
蔡教官再六個月就退休,他努力拼死都要將此案拖過退休,這樣他的瀆職部份不但不用處份,還可領好領滿退休俸,惡質的人哪會在乎自己給人留下多少傷害?只一心想著自己領滿退休金後要如何開心度日!
    
來此是想請教高人,有無人能教我,如何讓懸而未決已近二年的教育案速得教育部派出督學介入速決處理,好及時遏止蔡教官成功逃案順利退休,也讓我孩子冤屈終能得雪,孩子要的是清白!
    
我的教育局陳情案明明立案了,有案號,卻兩年未結案!
為催動此案調查,我打過1999,投書過「市長信箱」,近日更直接到市長fb留言,欲攔轎申冤,但無奈始終不得市長市府教育局有所作為。
   
            
我於109/2/18向教育局陳情此私中不良時,教育局竟說依法規要由此私中自己成立調查小組調查自己霸凌成不成立…這究竟是什麼鬼法規?想當然,第一次的調查結果,學校就判自己霸凌不成立,經我辛苦奔走申復後(上訴),才得教育部任命之調查小組重回決定-霸凌確定!
     
但此後這學校就龜縮不理應了,完全不出來面對此案。而我不解由台中市長所領導的台中市政府教育局怎會如此顢頇、迂腐、無作為的任由這學校目無法紀如此拖延,完全罔顧長時間來受害人身心俱疲的痛苦。難道台中市教育局只管開放此私中招生,圖利商人營利,卻根本沒對此私中制定管理規範嗎?
        
補充,在受不了學校長期以一對多的迫害下,我的孩子已在身心俱創下轉學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