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昏暗夜裡遇到陌生女子攔車你會停下來嗎?李姿綺於靈異公社分享了夜駛台11驚悚經歷,以下原文開始……
(圖片來源:原著提供)
#親身經歷
來分享我和弟弟在上個月開車載爸媽去花蓮親戚家,返回高雄時發生的恐怖事情。
爸媽接到花蓮姨婆的邀請,去花蓮遊玩談心幾天,我和弟弟因太久沒去東部了,就提議開車載爸媽一同去姨婆家。怕堵車,就選擇在星期日一大早出發,果然當天往東部的車輛較少,返回西部的車子大排長龍。
花蓮就是好山好水,姨婆帶我們去逛了幾處風景漂亮的地方,也品嚐了當地著名小吃,時間過的很快來到了傍晚,因為隔天我和弟弟都要上班,原本我打算在傍晚五點半就要返回高雄了,但弟弟說好幾年沒去東大門夜市吵著要逛,並說兩人輪流開車不用怕太晚精神不濟,我便答應了。
等逛完東大門夜市已快到晚上的十點,便和爸媽和姨婆一家人分開,返回高雄去了,夜晚的台11線幾乎沒車,車速夠快,但眼前景象真的單調,我開到芭崎休息區時,就有點打瞌睡了,便和弟弟交換駕駛,
弟弟隨口說了一句:「操~晚上開車就是無聊,根本沒風景可看。」
我唸了弟弟:「專心開車啦!」,一上車沒多久我便開始入睡了。
(圖片來源:網路)
一路上彎路多,身體有些搖晃,我也習慣了那種感覺就沒睜眼看,不知開了多久,車子突然間停下來了,我聽見開關車門聲,心想說是弟弟去上廁所,過沒多久,聽到弟弟說話的聲音,心想說他在講電話就沒去理會,隨後我聽到了開關車門的聲音,心想說弟弟上完廁所上車了,但我又聽到了第二次開關車門的聲音,以為是弟弟車門沒關好,就隨口唸了一句:「車門要確實關好啦!」就繼續睡下去。
車子開著開著,我覺得越來越冷,便叫弟弟把冷氣溫度調高一些,
弟弟回我說:「現在車內空調是25度,哪裡冷啦?」
我又回弟弟說:「那把車窗關起來啊!」
弟弟回我說:「一路上都沒開車窗好嗎!」。
就在我想繼續睡時,我耳後方傳來一個笑聲:「嘻嘻~」我驚覺不對,車內只有我和弟弟兩個人,哪來的女生笑聲?我馬上睜開眼往後看,雖然當下沒看到後座有人,但就是覺得後座傳來一股淡淡的酸臭味。我看著旁邊的弟弟,一直笑咪咪的在開著車,這畫面覺得有點詭異!
開了一段時間,我被車用導航機突然發出的聲音給嚇醒,很大聲的說著「請向右轉!請向右轉!」,弟弟居然還真的往右邊的岔路開進去了,
(圖片來源:網路)
我罵弟弟說:「你在幹什麼?沿著台11線接台9線就能回到西邊,你幹嘛轉向?」
弟弟卻不理我,繼續笑咪咪的往裡開。兩邊的雜草和矮樹叢越來越高,我一直叫弟弟停車他都不理會,我想打電話跟爸媽求救,但是手機一直沒訊號。
弟弟開到一處小小的平台後才停下來,隨及頭部便倒在方向盤上,因壓到喇叭鍵,所以發出一聲長長的"叭~~~"。此時我開始驚慌了,把弟弟身體擺正後,確定車門都有上鎖,才用手機的手電筒往車外照,看到四周都被雜草給包圍住了,此時已經是晚上11點28分,四周非常的寂靜。
弟弟就像睡死了一直叫不醒,當我把前座的座椅全攤平,又聞到了一股酸臭味,正要把弟弟往後座移動時,看到後座坐著一位身穿紅衣,臉部模糊的女子,發出「嘻嘻~」的笑聲,彷佛知道我看見了"衪",一直往我身體靠近,我「啊~」的一聲,紅衣女子直接穿過我的身體,往擋風玻璃飄去後隨及不見。
我發抖著把弟弟往後座移動,當我坐上駕駛座準備移車時,透過車頭燈才發覺到車外已經開始起霧,就在這時車身莫名的左右搖晃,車身一直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像有人在拍打著我的車子。
(圖片來源:網路)
此時我已嚇哭了,現場太黑,車頭燈照到的地方都是雜草,還有更高的樹叢,若繼續待在這裡不知會發生什麼恐怖事情。查看導航機,我們此時正停在未被標示的綠色區塊,但標示離700公尺處有一條小路,心想說這應該是弟弟剛開進來的小路,我慢慢的倒車又前進,想移動車頭的方向。
就在我成功把車頭180度轉向,要往那條小路開時,看到不遠處的前方,有個紅色布條飄在半空中,我馬上連想到剛才在車上看到的紅衣女子,我雖然很害怕,但此時就只有那條小路可以走,我咬著牙硬穿過"衪",在開回台11線的一路上,耳邊一直聽到:「回來啊~回來啊~」的聲音,透過眼角看後視鏡,那個紅衣女子一直在後面跟著。
(圖片來源:網路)
因為嚇到全身發抖,我開車的狀況有點像酒駕會飄移,開到東河包子店門口時,被巡邏的員警攔下來,員警看我臉色發白,弟弟躺在後座,不免還是要來個酒測。經酒測為零時,員警才詢問我的情況,我把剛才弟弟開到不知名山區的經過告知了員警,員警也只是說:「不要太依賴導航機。」不知是不是員警的氣場較旺,在我被員警盤查的時候,就沒看到那位紅衣女子了。
一路上顫顫驚驚的開著車,因不敢直接回家,開到枋寮龍安寺的廟前廣場停了一會兒,
弟弟在車子停在廟前沒多久就清醒了,迷迷湖湖的問說:「我怎麼睡在後座?」
當下我只能騙弟弟說:「因為你開到一半太累,就叫我開車啊。」
雖然弟弟的精神不錯,但我怕又會發生同樣的事情,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沒在讓弟弟開車了。
回到家已清晨四點半了,發生那麼恐怖的事情,我根本無法靜下心休息,天空才微微亮,我就拉著弟弟連同車子,前往廟宇拜拜。一到廟宇,我把昨晚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全說出來,
弟弟回想並說:「當時不知開了多久,看到路旁有一名女子在招手攔車,想說夜晚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險,就停車詢問了。那位女子說家沒有離很遠,只是腳受傷不方便走太久,在等善心人載一程,我想說反正都在台11線上,有順路,就讓她上車了。」
(圖片來源:網路)
我問弟弟:「那你還記得那位女子穿什麼衣服嗎?」
弟弟回說:「紅色的啊!」,
我又問弟弟:「明明一路上都開的好好的,為什麼突然往右邊的岔路開進去?叫你停車,你死不停車。」,
弟弟卻回說:「有嗎?我沒印象。」。
這下子我才知道,我當時聽到的兩次開關車門聲,是弟弟把路邊招手攔車的"衪"給帶上車。
我委屈的在心裡罵了弟弟不下十遍,怎天兵到不會分辨,去載到飄飄。
廟宇的師父在幫我和弟弟收驚完後,唸了弟弟說:「禍從口出啊~別隨意罵三字經,某些場所,某些時刻,說者無意卻聽者有意。」
隨後看著我才說:「放心~"衪"沒有跟著回來!」,
這時我才身體攤軟哭著說:「好險啊~」。
只是在師父幫車子除煞後,還是交待我們,請得要淨身。
(圖片來源:網路)
一回到家,馬上用符水洗完全身後,我和弟弟就各自上班去了。
【原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