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妮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本人於去年11月至10月任職於中壢一間婚友社,在裡面被主管帶頭職場霸凌導致重鬱症自殺未遂!
     
後來媽媽姐姐男友有去公司,也調出在櫃檯大講我壞話的錄影畫面,讓我心理陰影更大更嚴重,不僅僅是心理,連我的生活都受到影響。我無法控制我時不時就想起被傷害的回憶,時不時就想哭,導致我甚至無法做任何工作。
   
      
而我始終得不到一個道歉!
後來又被威脅說要去死一死,甚至還說要讓後台硬的人把事情給解決了......會不會我哪天就真的莫名其妙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我好害怕……
    
         
     
到底是明天先到還是死亡先找到我,我的人生該如何過下去,我每天都在驚恐徬徨中度過,生怕就在一瞬間我的生命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台灣的法律有沒有辦法保護像我這樣的受害者......有人能伸出援手救救我嗎?我好想好好活著.....我真的好怕我被從這個世界抹除,還是哪天我就會把自己給消失了⋯
   
   
從頭到尾都是大家表面上好好的,甚至來住過我家,我媽還煮飯給他們吃!還三對情侶一起去看電影,不知道為什麼會在背後這樣議論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在公司業績也不是最差的,卻還是面臨職場霸凌的種種鄙視!?
      
有長達五分鐘的辦公室議論的監視器畫面,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放上來。
公司名稱就不放上來了,怕有礙公司商譽被告,僅能說是在中壢10月已經離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