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Huang 在 爆料公社 發文
我老婆
2021/11/19 被劉先生(波哥)誘騙性侵
2022/07/20 收到起訴書之後
2022/08/02 在家中上吊,目前昏迷指數3
       
去年老婆在求職期間被邀請去做直播,由於我老婆在求職前幾乎都在準備國考,少與社會接觸,且生活單純,對直播行業並未有太多的了解,抱著賺賺零用錢的想法試試看,並未將之當作正職。
      
直播內容也都只是在作自己的事情或是唱唱歌,期間也認識了認識了B女(不丟瓜),聊天的過程中提及一位有拍照興趣的劉先生(波哥),可以請他幫忙拍照,如果照片ok,可作為投遞廠商使用。B女(不丟瓜)也表示劉先生(波哥)是同性戀者,可以放心不會出甚麼事情!
     
在相信B女(不丟瓜)的說辭後,我老婆便同意前往試試看。
當天我老婆下班後與劉先生(波哥)碰面,劉先生(波哥)便說太晚公司已經關門,只能去摩鐵拍,在車上還用拍照術語來放鬆我老婆戒心,隨後載到土城摩鐵。
     
進了摩鐵,照片拍沒幾張,劉先生(波哥)就開始強脫我老婆內衣。當時我老婆腳底骨折,處於一個難以抵抗的狀態,過程中對方不顧我老婆的傷勢,不斷逼迫我老婆幫他口交、手交,甚至錄影。
     
雖然我老婆有不斷掙扎,但最後還是被指侵得逞,且事後劉生先全程盯著我老婆清洗身體,不留下任何痕跡。整個過程手法熟練,讓人忍不住懷疑是否為慣犯。
        
事情發生後,劉先生(波哥)還時不時傳訊息來恐嚇及騷擾我老婆表示要登門拜訪
   
          
見我老婆沒有回應,便換B女(不丟瓜)出面恐嚇
  
      
那天造成的心理創傷、對方事後恐嚇加壓,還有害怕照片與影片會流出的恐懼,多重壓力讓她時常半夜一直哭,或是在上班時間哭泣嘔吐,嚴重影響到她的日常生活。期間當然也有去看精神科與心理諮商,但是幫助實在有限。
        
2022/08/02我老婆最後還是承受不了這段時間的痛苦,在家中上吊自殺。我下班回家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即使拼命做CPR也已經毫無任何反應,送醫後因腦部缺氧太久,判定為腦死,能醒來機率非常低...
    
        
我老婆才31歲,她還有美好的未來與人生,就這樣毀了。在他逞獸慾的同時,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對女生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嗎?這傷痕是一輩子的,她無法忍受被玷汙的自己,這段期間我們活在一個非常痛苦的世界,她常常問我說她是不是髒了?每次聽到這個問題我只能抱著她哭泣,努力的安慰她說她一點都不髒,我還是愛她的。
     
但即使我再怎麼努力安慰,仍然無法撫慰她的心裡創傷,最近開始開庭,身為她的老公,我希望能透過司法為我老婆討個公道。在庭上劉先生(波哥)聽到我老婆現行狀況毫無動容,全程否認猥褻,強制性交等罪刑,意圖脫罪!
    
律師表示這是長期官司,而且被告是初犯,很有可能被輕判,雖然不論最後結果如何,我老婆都等不到了...如果你有過曾經被B女(不丟瓜)與劉先生(波哥)聯合誘騙性侵的經歷,希望你能站出來,讓我們一起制裁劉先生(波哥)的犯行,不要再有無辜女孩被害了。